一段有关蓝色的蓝色记忆.





  是一个电脑程序员,最近,我利用空闲时间设计出了一个与人聊天的程序,你问一句,它回答一句。很多时候,程序的回答会仿真到让人们出乎意料的地步,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:与你聊天的其实是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真人。其实,我设计它的初衷和目的非常简单,就是想了解人们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而冰冷的机器人时,会不会袒露他们心底里最真诚的情感。

  还记得那天,我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看程序与几个人顺畅聊天。突然,系统给我显示,有个人所提出的问题它无法解析。那是一个网名叫做“BLUE”的女子,问题只有一句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程序不断发出无法回答的警告声,尖锐刺耳。BLUE的新消息很快过来:“你在吗?”程序很优雅地回答:“在,你继续说。”之后,她仍旧问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我迅速替换了聊天程序,坐在电脑前快速打字问:“你是谁?”

  “一个留着长头发,穿蓝色裙子的女子。”

  我犹豫片刻,在我的印象里,是有这样一个女人,准确地说,是个小女孩。我有一丝慌乱,应付一句就站了起来。接下来的问题,程序已能自如回复了。我走到窗边,脑子“嗡嗡”作响,回忆像映画一样迅速闪过,那个留着长头发、穿蓝裙子的女孩对我微笑着说:“弟弟,到姐姐这里来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早上,我像往常一样挤公车上班,看着车窗外闪过的景色,昨天的那个问题又呈现在脑海:你还记得我吗?我打了个冷战,这次跳出的画面是在黑夜里一双沾着血迹的小手……

  恍恍惚惚走进办公室,我抬头瞥见墙上挂着的值班表,上面印着的红色月份数字晃得眼睛疼:7月!我的脸因为这个数字而变得煞白。

  下班回家,对着电脑,我没有任何表情。屏幕上BLUE的对话框又闪烁起来,程序自动点开,又是一个奇怪的问题,“你有多久没有哭过了?”又是一个让程序无法回答的问题。我慢慢伸出手抚摸自己疲惫的脸,有多久没哭过了?10年,20年,还是30年……

  我颤抖的双手落到键盘上,轻轻回答:“马上就快31年了。”

  “唔,”BLUE的头像亮起来,“这么长时间,怎么会一直不哭呢?”

  我脑海里迅速窜出那个画面,残垣断壁,倒塌的墙板下,是那双沾着血迹的手。我大口喘着气,颓然坐进椅子里,喃喃吐出两个字:“姐姐……”

  “一定有什么原因,”BLUE继续说,“我弟弟小时候,有次被小狗咬了手,一直哭,我现在一想起这件事就笑得不行。”

  我小时候……也、也曾经被小狗咬到手……当时,姐姐慌张跑过来,扯过我的手就放在嘴里啜。我吓得直哭,姐姐搂着我说:“弟弟乖,等下给你做饼子吃。”我听了,在她的怀里破涕为笑,那个时候,姐姐才8岁……
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BLUE问。

  “哦,”我从记忆里抽回身回答道:“我小时候,也被狗咬过手。”

  “也许,”BLUE似乎下了很大决心,才接着说,“你就是我的弟弟呢。”

  “不!”我斩钉截铁地回答,“不是!我、我没有、没有姐姐……”

 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墙上挂着的日历前,死死盯着红色的数字“28”发呆。

  一旁电脑上,BLUE的消息不断传来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  “还在吗?”

  ……

  当天夜里,我梦见了31年前的那场灾难。轰隆隆的巨响,把我震醒,姐姐紧紧把我搂在怀里。我仍旧只是哭。黑暗无边,我听见大人们呼唤的声音。然后是光,之后就是那双沾着血迹的手……

  清晨,我被闹钟惊醒,早晨的阳光射进屋子里,一片温暖,跟昨晚的梦是那么的不同。但是我胸腔里那股黑色的潮水几乎要涌上来淹没一切。冷汗顺着额头滑落下来,我大口喘着气,瞥见不远处屏幕还亮着的电脑。

  BLUE的对话框亮起来,“你知道唐山大地震吗?”

  “知道……”

  “31年前,我和弟弟在半夜里被巨大响声吓醒,睁开眼睛,只看见黑乎乎的一片。我搂住一直大哭不止的弟弟,安慰他说爸爸妈妈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。”

  “你、你到底是谁?!”我问。

  BLUE没有理会我,仍旧说下去,“这时,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个出口……”

  “别再说了!”我的理智在一瞬间都消失了,BLUE说的一切,跟我拼命想忘却怎么也忘不掉的记忆一模一样。当年,我和姐姐被困在倒塌的石板下面,是姐姐发现了那个出口——使我死里逃生的出口。

  我和姐姐看见出口,拼命向那里爬过去。姐姐用尽全身力气把我顶出出口,之后,我高兴极了,觉得以后又能和姐姐一起玩了,却没有发现那块倾斜的石板突然折断……我听到巨大响声,转身看过去的时候,只看见厚厚的墙板下面姐姐那双沾着血迹的手。因为高兴,我甚至没有听见石板折断的声音……

  “你还在为那件事情难过?对于痛苦的记忆最好的办法,不是去逃避,而是直接面对。”

  “你应该学会面对痛苦的回忆,”我继续看BLUE留的信息,“因为你的身上,背负着两个灵魂。”

  两个灵魂?我恍惚间看见姐姐,她还是8岁时的模样,头上,梳着两个小辫子,对我说:“小北,等你长大了,记得给姐姐买一条蓝色的连衣裙。”

  ……

  7月28号,我回到了唐山。对着那块已经泛黄的墓碑,我流出了30年来唯一一次灼热的眼泪,烫伤了我的灵魂。姐姐的墓碑上,披着我给她买的蓝色连衣裙。



  回到自己的家里,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BLUE,我已经从过去痛苦的记忆中走出来了。我想约她出来,当面感谢她,并且向她道歉,因为,一直以来,她所与之聊天的“网友”,其实只是个程序而已。

  但当我打开电脑,刚要打字时,却突然愣住了。是BLUE!她的对话框闪烁起来,所留的信息是个系统信息,上面写着:“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你们所认为的BLUE,其实只是一个测试聊天的程序,专门为有心里疾患的网友准备,一直以来……”

  我看完这个留言后,没有失望,相反,我舒心地笑了。长久以来,我本以为可以设计出一款接近于人类情感的程序,以窥探别人内心最隐私的秘密,谁知道,自己埋藏了30年的秘密却被一个聊天机器人窥探了出来。对我而言,BLUE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聊天程序所能给我的,她的一言一行都已成为我记忆中的那个穿蓝色裙子、留长头发的女孩子,她是我内心中的姐姐,是帮助我走出阴影的姐姐。她是如此的真实,仿佛穿着那蓝色的裙子,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。

  如果BLUE问我:“你最爱的人是谁?”

  我一定会回答她:“我最爱的人就是你,我的姐姐。”

  哪怕,她或许真的只是一个聊天程序。

(摘自《格言》第15期)



本文地址:http://blog.q86.net/2008/08/blog-post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链接: 转自Angel's Blogger.

0 Comment(s):